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会飞的小蛇

不为简单而简单,不为复杂而复杂。

 
 
 

日志

 
 

是应该看看  

2007-12-09 11:44:56|  分类: 有感触的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一次两人共进晚餐的夜晚 

  女孩跟男孩提出分手的要求.. 

  男孩起先楞了一下.然後默默的接受了.... 

  女孩说我们还是好朋友 

  男孩说:恩~对呀~只要你有任何困难我一定会帮你的.. 

  然後像平时一样傻笑..就这样..平静的吃完他们的最後一次晚餐 

  之後男孩还是每天打电话给女孩.. 

  问他过的怎样? 

  回到家了吗? 

  吃饱了吗? 

  女孩虽然觉得奇怪但也没问.理所当然的接受男孩的关心 

  直到那女孩在一次迁怒的情况下对那男孩说:那跟你没关系!! 

  男孩淡淡的说:抱歉~打扰了 

  原来那女孩和他现在的男友吵架了.可怜的男孩成了出气筒.. 

  隔了一天女孩就没接到男孩的电话了 

  女孩觉得奇怪..但也没多想.. 

  又过了几天男孩还是都没有打给女孩 

  女孩心想:搞甚么?才念他两句就给我耍脾气真是的 

  算了~到底是我理亏我打给他好了.顺便.告诉他男生别这么小气~~ 

  女孩打了半天没人接就算了还暂停使用勒~ 

  女孩开始觉得奇怪了.... 

  跑到男孩的公司找男孩.但是男孩的同事说那个男孩早就离职了 

  男孩的老板是男孩的好朋友於是..那个女孩就问他那男孩去了哪呢? 

  他老板说:我不知道我也在找他呀!? 

  女孩不死心.打电话去男孩家.男孩的家人说男孩出国了 

  女孩心想奇怪了 

  男孩的家境并不富裕怎么可能让他出国呢?(事实上男孩的家境也是女孩跟他分手的原因之一吧) 

  再说他要出国就算没告诉我...他的朋友也都该知道吧?真奇怪???? 

  满心怀疑的她带著满心的疑问回到家中... 

  突然发现它的信箱里有一封信! 

  她打开来看...是男孩写的信.. 

  这下她确定男孩的确离开北京了..只是没有说去了哪? 

  可恶的猪头~~走也不会说一声~~ 

  从此以後虽然女孩没再见过男孩...但是总会定期的收到男孩的信 

  特别是重要的日子..如女孩的生日时他会祝她生日快乐并附带礼物..情人节时也不忘祝她幸福..和鲜花圣诞节更是不用说..就连女孩考大学都会收到他鼓励的卡片 

  所以虽然女孩已经很久没见过男孩了但是还都能感受男孩的关怀..只是女孩发现男孩寄给她的信几乎都是没有寄信住址的~要不然就是转寄的~真是怪了?? 

  彷佛是友人直接把信放在信箱的??.. 

  而且也不晓的为甚么男孩的朋友们都变的对女孩特别好? 

  不但生日有礼物还会邀女孩一起出去玩....更甚的只要是男孩的朋友而她是女生的话还会主动邀女孩去逛街.聊天.讲电话嘘寒问暖等等.. 

  关怀的举动...令女孩觉得奇怪但时间一久了女孩也习惯了.. 

  那段日子....她觉得好快乐好幸福..直到..女孩有一天发现男孩很久没有寄信给他了..她觉得奇怪..但想说算了可能最近男孩比较忙吧? 

  但是一个星期过去了女孩还是没有收到半封信... 

  她开始慌了..她不知道她为何会慌..只知道她想看男孩的信... 

  两年了男孩总是会写信给女孩..特别是在特别的日子里总有男孩从远方捎来暖暖的祝福..陪他继续走下去..虽然女孩没办法回信.. 

  但是这已经是女孩生活的一部份如今突然间消失了女孩突然发现好像少了一个依*..女孩开始四处打听男孩的下落.. 

  到以前男孩常去的咖啡厅.茶店.书店.网咖.一坐.一待就是一整天... 

  只希望能看到男孩...但是都没有... 

  男孩好像就从世上蒸发了.. 

  她抱著最後的希望到了男孩的好朋友的公司... 

  问男孩的朋友及同事男孩的下落.. 

  男孩的同事中有个女生叫茹琳的被女孩一问竟然哭了.. 

  女孩问茹琳你怎么了? 

  男孩的老板说:喂~~拿去打给这个人吧!!你就知道他去那了... 

  女孩一看是一张有手机号码的便条纸. 

</CC>

女孩很开心..心想:总算被我找到了吧!! 

  女孩打了手机...:喂~~~? 

  手机那端传来的是一个男生的声音. 

  虽然女孩已经快2年没见过男孩了.但是她确定电话里的人不是男孩 

  女孩说:请问..... 

  对方还没听女孩讲完就说:喔..我知道你是谁了... 

  你找我哥哥的吧?我等你很久了... 

  你现在有时间吗?方便出来吗?我们约个地方祥谈吧... 

  你就会明白的... 

  女孩一头雾水的来到和男孩的弟弟约定的地方 

      女孩一看就知道他的确是男孩的弟弟 

  因为的确蛮像的... 

  女孩迫不及待的问:你哥哥呢? 

  男孩的弟弟没说话只是静静的从手提袋里拿出一封信... 

  递给女孩... 

  抱歉..其实这封信前几天就该拿给你了只是我不知道 

  我应该怎么拿给你所以才拖到今天.... 

  原来这两年的信都是你写给我的?!!女孩惊讶的问... 

  不不不不!!我只是代我哥哥交给你罢了.. 

  干嘛那么麻烦呀?真是的?故作神秘.. 

  女孩虽然嘴中念念有词但是还是难掩脸上的兴奋.... 

  打开了信.... 

  嗨~~~穗你最近过的好吗? 

  天气开始转凉了唷~自己小心身体唷?书读的如何呢?别太贪玩了知道吗? 

  呵呵~把你说的像小孩子一样..抱歉抱歉.. 

  只是..我真的放心不下你你总是这么需要人.关心.保护 

  不过你放心我已经交代我的死党们要好好照顾你了... 

  因为在你看这封信的时候我早就到了一个很远的地方了.... 

  我没办法在继续照顾你了..但我真的放心不下你 

  所以我用了这个办法来陪你度过接下来的日子.... 

  希望你不要介意...但是这很可能是我的最後一封信了 

  因为我的时间到了.... 

  很抱歉我真的不是不想见你.. 

  只是我不愿意让你看到我现在的样子.. 

  更不希望因为我而让你伤心难过... 

  我希望你开开心心的..这是我最大的愿望呀..而且也快联考了呀 

  如果因为我害你没考上我大概没办法原谅自己 

  因为这是我的最後要求... 

  算一算大概有200多封吧?呵呵~希望你不会嫌太罗唆~~ 

  我虽然快离开了...但是我没有後悔跟你在一起过.. 

  跟你在一起的日子我很开心.....虽然... 

  你最後不是选择我...但这样也好不然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跟你提分手 

  因为我不想连累你...毕竟这样的我是不可能给你幸福的.跟你分手 

  後我的身体越来越差!!到了医院检查... 

  医生告诉我我只有3个月的寿命了...还好你提早跟我分手了... 

  不然...呵呵~~~你果然冰雪聪明.... 

  所以我将日子算一算照著年历写了200多封的信在叫我弟弟帮我依照 

  日期寄给你..就好像我还在你身边陪著你一样.. 

  算算2年了吧?我想你对我的感觉也比较淡了吧? 

  应该比较能接受这个事实了吧?? 

  所以我在这时候写最後一封信 

  再说我也没办法再写了... 

  希望你原谅....我不知道这样对你的影响会不会很大... 

  如果会..抱歉这次我没办法安慰你了.... 

  我只想告诉你我爱你..我恨不得能一辈子照顾你...就算最後你跟另一个 

  男子携手走向红毯的另一端我也希望能继续当你的朋友..... 

  但我能吗?我不能因为上天给我的时间到了... 

  虽然短促但是我觉得并不後悔...我的人生是完整的... 

  就像我们的恋情虽然短暂..但是我觉得值得了... 

  谢谢你陪我谈我今生的第一段恋爱.. 

  如果时间能从来我不会去追你...不会爱上你.. 

  过去能从来吗?不能..所以我还是伤了你.... 

  如果明天的付出..等待..能让你我长相厮守我一定去做... 

  但我有明天吗?没有..所以我还是会离开你.. 

  如果现在我能无牵无挂的离开人间就表示我已经不再爱你..不再在乎你... 

  但我眼角的眼泪已经告诉我我放不下你.. 

  所以是的我.爱.你...... 

  不要为我哭因为爱过你我很幸福... 

  割断一段因缘很简单...只要忘记思念的方法就可以了 

  所以忘了我吧.... 

  女孩看著信上的时间是他们分手的一个月後.... 

  也是她跟他说:这跟你没关系的隔天...... 

  那天天气转凉了....秋天到了 

那晚在北京的一个小胡同门口一个女孩抱著一封信

  评论这张
 
阅读(1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